知秋小说网 > 都市真爱 > 谈婚斗爱:听说爱情在隔壁 > 第11章 成人礼(1)

第11章 成人礼(1)

小说: 谈婚斗爱:听说爱情在隔壁      作者:浅绿

虽然易梵并不想参加这场所谓的成人礼派对,但是父亲居然以身为公司总经理就有义务参加相应应酬为由,非要他来。易梵很好奇,那个神秘的封小姐是怎样的三头六臂,让父亲也赞不绝口。

易梵端着红酒,随意扫了一眼,场上还真是青年才俊云集。靠在落地窗前,易梵百无聊赖地喝着红酒。忽然众人的视线纷纷聚集到了一点,还不时发出惊叹之声。易梵也抬头看去,只见一对璧人缓缓行来。

男子穿着一身纯白休闲服,相较于清一色的正装西服,他看上去轻松而惬意。嘴角浅浅的笑意让他看起来优雅而尊贵,细碎的短发将他的眼睛稍稍遮盖,依稀可以看见轻柔的光芒,却又因为看不真切,让人更想靠近那双会使人失神的眼眸。他是咖啡店里的那个男子,虽然不是第一次见,易梵还是不得不叹息,他是他见过的气质最为高贵的男人。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人,他一出现,就能让所有人都黯然失色。

他身边的女人是……

乔楚!

她今天的装扮和平时T恤、拖鞋的随意打扮有很大的不同,精致的彩妆让她本就美丽的脸部轮廓更加鲜明,一袭海蓝色的真丝削肩洋装,把她玲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衬托得越发动人,但是她眼睛里独有的骄傲却让易梵一眼就认出了她。

轻轻晃着手中的红酒,易梵浅酌了一口,想不明白乔楚怎么会来,难道她早就认识封家人?他有预感今晚或许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跟左汐走在一起,从来都是会被无数目光包围,其中更多的自然是虎视眈眈的女人们恶狠狠的眼刀,这些乔楚早就习惯,只是比起那些纯粹爱慕的小女生,眼前这些光鲜亮丽的社交名媛对左汐露骨的打量,让乔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微微偏头,乔楚轻声问道:“蓝来了吗?”别搞了半天,蓝根本没来,她们瞎忙一晚上。

左汐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整栋别墅,一边答道:“应该来了,我下午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她来送份礼物就走,但是刚才打给她,手机关机。”

“这么说蓝现在有可能在封家的某个地方,她不会被软禁了吧?”乔楚想起一路走来,三两步就能看见穿黑西装的男人在来回巡视。

左汐有些苦恼地说道:“有可能。”不然一个派对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的保全人员,就她现在目光看到的,每一个楼梯间都有人把守,她能肯定蓝一定在封家。

左汐暗暗观察着别墅的路径,却不期遇上一双锐利冷硬的眼睛,左汐礼貌地轻轻向他点头打招呼,并对乔楚小声说道:“封屈隋。”

封屈隋也对她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她。乔楚轻轻挑眉,笑道:“他好像对你感兴趣。”不然以封屈隋的性格和他的社会地位,是不屑于和不认识的人打招呼的。

左汐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能进入别墅楼上的房间,但是她发现,从别墅一楼根本没有机会上去,想了想,左汐说道:“待会儿我们分开走,你过去和封屈隋打招呼,我从花园后面绕过去,看看其他房间里能不能找到蓝。”

“好。”乔楚走向封屈隋,落落大方地打招呼,“封总,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封屈隋看着眼前的女人,是下午那个设计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来,也不认识她身边的男人是什么人,看那举止和气质,绝不是平常人家培养得出来的,而他居然对他一无所知。

因为这些疑问,封屈隋决定和乔楚继续交谈下去,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别墅的男人,封屈隋说道:“我也没有想到。欢迎乔小姐来参加小儿的成人礼,刚才和你一起的先生呢?”

乔楚装作不知道他对左汐有兴趣,笑道:“她说里边有些闷,出去花园走走,我想过来和您打声招呼。”

“那位先生是你的同行,也是设计师?”

乔楚摇摇头,笑道:“不是,她的兴趣比我广泛,而且在艺术领域里,造诣比我要高得多。”

乔楚明显是在敷衍,封屈隋知道自己在她这里也问不出什么。

“乔小姐请随便,我失陪了。”说完封屈隋转身就走。

乔楚盯着那道冷漠的背影,不免想起封蓝影,她是怎么面对这样冷漠的父亲的?从小被爸爸哥哥们宠爱着长大的她,真的不能理解这样的父女关系。

“小丫头。”一道微沉的男声在乔楚身后响起。

乔楚转身,一个对她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出现在她面前。

雷焱。

怎么是他?虽然心里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瓜葛,但是乔楚还是礼貌地点点头,说道:“真巧。”

雷焱将手中的咖啡递给她,说道:“你喜欢的咖啡。”乔楚真的长大了,刚进来的时候,他差点没有认出来,她美得让他失神。

乔楚并不接,而是伸手拿了一杯侍应托盘里的香槟,说道:“谢谢。不过今天我想喝香槟。失陪。”

“小丫头。”雷焱一把拉住乔楚的手,冷傲的声音中压抑了很多情绪,低沉得接近喑哑,“你一定要这么逃避我?”

乔楚抬高被雷焱拉着的手,冷冷地看着,低哼道:“我记得我说过,我们最好老死不相往来,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去计较,但是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只想要一个补偿你的机会。”他爱的人一直都只有她而已,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变过。她在他生命中消失了八年,这是对他最残酷的惩罚,他强忍着没有去找她,是想给她时间平静,没想到这一别竟是八年。这一次,他不想再放开她的手,他放不开。

手腕被抓得有些疼,乔楚怒极反笑,他以为他是谁,和她谈补偿,他拿什么补偿?乔楚心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烧,说话也尖锐了起来:“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你应该去补偿和负责任的,是你的老婆孩子,不是我。当年我不需要,现在的我更不屑要。”

“因为他?”雷焱的脸倏地一沉,想到那个优雅得能让人自惭形秽的男人,难道是她的新欢?

左汐吗?乔楚不想去解释什么,冷然说道:“因为谁不重要,总之与你无关。”乔楚转身要走,却因为转得太急,手又被雷焱抓着,高跟鞋扭了一下,往旁边倒了下去。

“小心!”雷焱立刻扶住了她的腰。

易梵一直在注意着乔楚,看到她好像被人纠缠上了,而且那个男人他认识,雷焱,在房地产业小有名气,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看来这位乔小姐很能招惹桃花,易梵正想起身过去,却看见乔楚被一双纤长的手揽着腰肢,抱进了怀里。

左汐亲密地在乔楚耳边轻声问道:“宝贝,怎么了?”

这声宝贝,让雷焱如遭电击。八年前,只有他可以这样叫她,而今已经易主了吗?

脚只是轻微的扭伤,并没有很疼,趁着雷焱失神,乔楚挣开他的手,倚着左汐,轻轻摇头。

左汐仿佛现在才看见站在面前的雷焱,友好地笑道:“这位是?”

雷焱脸色阴鹜,还没有自我介绍,乔楚却冷冷地说道:“邻居。”

雷焱被这声邻居狠狠地刺痛,他在她心中的位置,竟只是邻居而已。

左汐装作没有看出他的怒意,伸出手,笑道:“你好,左汐。”

“雷焱。”雷焱慢慢伸出手,与左汐相握,手中的力道可不轻,左汐轻轻挑眉,回握的手缓缓收紧,雷焱眉头紧蹙,想不到左汐一副斯文的样子,竟也是个狠角色。

两人暗自较劲,乔楚翻了一个白眼,拉回左汐的手,说道:“扶我到那边坐会儿。”左汐和雷焱瞎折腾什么,她的手还要弹琴,可宝贝着呢。

左汐优雅地收回手,对着雷焱笑道:“失陪了。”

左汐看出那双眼睛里有太多的愤怒和心伤,这个雷焱的身份绝对不是什么所谓的邻居,不过她现在只关心怀里一直低着头的乔楚,问道:“你没事吧?”

“有事。”乔楚抬起头,知道左汐是在为她解围,不想她为她担心,她故意一副嫌弃的样子,说道,“宝贝?亏你叫得出口。恶心死我了。”

看乔楚没有太难过,左汐才放心地和她笑闹道:“会吗?我觉得还好,不这样怎么赶走这么多苍蝇臭虫。”

“苍蝇臭虫?”乔楚双手叉腰,恨恨地说道,“你是要说我就是那坨屎吗?”

左汐抚额,哀叹道:“小姐,形象!”

乔楚却毫不在意地呵呵大笑起来,两人相互调侃着,这时现场的灯忽然暗了下来,只有中央的小平台被追光打亮。乔楚在左汐耳边低声问道:“蓝找到了吗?”

左汐摇摇头,无奈地答道:“封家的保镖太多了,尤其是别墅内部,我只爬到二楼,没找到她,三楼根本上不去。蓝如果在封家,估计就在第三层了。”

爬上二楼?乔楚稍稍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的天花板,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这要是摔了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事。”左汐摇摇头,不过表情却颇为痛苦,“只是遇见一只八爪鱼,差点脱不了身。”

“八爪鱼?”乔楚轻笑,这是什么比喻。还想问下去,左汐忽然一副看见恶心东西的样子示意乔楚看向二楼。

乔楚抬头,只见一个穿着纯黑西装的男人挽着封菲芮缓缓走来,看那男人和封屈隋颇为相似的眼眉,应该是封家的大公子封严穹。

封菲芮一袭银色水晶长摆礼服,高傲不可方物地扫视众人,满目的傲气,但是在人群中发现左汐之后,她立刻扬起一抹璀璨的笑花,还伸出手向左汐打招呼。

左汐尴尬地回以礼貌的笑容。乔楚轻轻挑眉,笑道:“你说的八爪鱼不会是……”

左汐笑而不答。

乔楚拼命压下大笑的冲动,看着自以为人鱼公主的封菲芮,如果她知道左汐对她的评价是一只八爪鱼,不知道她的脸色是不是也会变得漆黑一片。

封菲芮和封严穹走到封屈隋身边,封屈隋示意司仪开始。

司仪站上平台,微微鞠躬,字正腔圆地说道:“感谢各位今日参加封少爷的成人礼,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出今晚的主角,严奇少爷。”

一束追光立刻打向旁边的电梯口,门打开,身穿简单纯白洋装的女子表情冷漠地推着轮椅走向中央,眼睛被她的黑框眼镜遮盖,看不清楚,但是那张冰颜却是不容忽视的。

“蓝!”左汐和乔楚面面相觑,蓝居然会答应公开露面,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向轮椅上的清秀少年,年轻稚气的脸显得有些苍白和消瘦,与蓝一样面无表情,难不成这封家的人都是这样?乔楚轻轻问道:“她弟弟怎么了?”

左汐低声说道:“看他的眼睛。”眼里空洞而没有焦点,仿佛周围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看样子有些自闭的症状。

这样面无表情的两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有点不知所措,司仪显然很有经验,立刻笑道:“今天大家都很开心,不如请封蓝影小姐代替弟弟跳第一支开场舞吧。”

封蓝影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了舞池中央。

大多数人还不太能适应这种奇怪的状况和封蓝影吓人的表情,都只在边上鼓掌,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邀请封蓝影。

这时一个仆人在易梵耳边低语了几句,易梵看了一眼封蓝影,点点头,微笑着向封蓝影走去。

乔楚拉着左汐走进舞池,说道:“汐,你去和蓝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易梵交给我。”她被现场的情形搞得一头雾水,一定要弄清楚。

“好。”左汐赶在易梵前面,走到了封蓝影面前,非常绅士地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封蓝影一脸惊讶,不过好在她平时面部表情就很淡然,其他人也看不出来。左汐不等她发问,揽着她的腰,两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易梵已经走到了舞池中央,人却被劫走了,不免有些尴尬。乔楚走到易梵面前,轻轻提裙,说道:“易总,跳一曲吧。”

易梵看看左汐,再看看乔楚,她男朋友急着和别人跳舞,而她还帮忙绊住自己,真是有意思。他很想看看,他们在玩什么花样。执起乔楚的手,易梵笑道:“当然,我的荣幸。”

舞池里四人翩然起舞,管家偷偷看了封屈隋一眼,发现他盯着和蓝小姐起舞的男人,表情看不出喜怒,管家小声问道:“老爷,要不要我去把那个男人请走?”

封屈隋摇摇头,只是说道:“查查那个男人的背景。”管家点头,悄悄退了出去。

封蓝影不可置信地看着左汐,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左汐依旧优雅,答道:“因为你啊,到底怎么回事?”

封蓝影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封严奇,他被推到平台的角落,孤独一人,这场所谓为他而办的成年礼,却连基本的重视都没有给他。收回视线,封蓝影低声说道:“老头子威胁我,要是不出席,他就在今晚宣布取消严奇的继承权,并且断绝父子关系。”

“这么绝?”左汐没想到,封屈隋居然用这招,他是想用封蓝影对弟弟的感情来控制她,除非封蓝影放弃封严奇,否则她真的很难脱身。

封蓝影叹道:“继承权倒是小事情,但是我怕断绝父子关系会对严奇造成伤害。当年妈妈去世的打击,他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虽然他平时都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非常敏感。要是老头子在这样的场合公开遗弃他,恐怕严奇的病情会更加严重。”

左汐轻轻拍了拍封蓝影的肩膀给她安慰,看看远处的封严奇,左汐担心地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封蓝影处事一向冷静,即使是现在被威胁,她依然能够平静地审时度势。回以左汐一个几不可察的微笑,她说道:“其实严奇只是智力发育不健全,后来妈妈去世了,对他打击很大,才会患上轻度自闭。多年来他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训练和指导,我想,把他带走,为他联系合适的自闭者康复理疗机构。严奇虽然成年了,但是他这样的状况,监护人的事情我还要和曼讨论。”

她不会让自己成为老头子的棋子,也不会让他再利用严奇。

“有什么我们可以帮你的?”

扫了一眼各个出口处一字排开的保镖,再看看轮椅上的封严奇,封蓝影说道:“今晚要先稳住老头子,你们帮我离开这里,家里的保镖将近五十人,我自己出不去。”

左汐已经见识过封家三步一岗的保镖,自然知道硬闯是出不去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四体不勤的乔楚,不过想到乔,左汐忽然想到了办法,她说道:“你爸爸办这场派对的目的就是想要你接受他的安排,嫁给他看好的人选,软禁你并没有意义,如果是这些人选接近你,他应该是乐见其成的,到时你就可以离开了。”

“你有人选?”

左汐示意封蓝影看向对面与乔楚相谈甚欢的男人,说道:“那个人应该是你爸的首选,是他的话,一定没问题。”

封蓝影皱眉,不相信地说道:“他会帮忙吗?”

左汐显然很有信心,掏出手机,一边按下熟悉的号码,一边笑道:“这就要看乔的了。”

揽着乔楚的腰,看着眼前异常灿烂的笑容,易梵笑道:“你今晚很美,不过似乎是另有目的。”

乔楚并不介意他这么说,因为她确实是有目的的,她扬起嘴角,说道:“那你看出是什么目的了吗?”

看了一眼刚才还冷冰冰,现在却和舞伴轻声低语的封蓝影,易梵肯定地说道:“和那个封小姐有关。”

喜欢《谈婚斗爱:听说爱情在隔壁》吗?喜欢浅绿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国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