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说晋天下2 > 第43章 后乱世时代 (1)

第43章 后乱世时代 (1)

小说: 说晋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这一段时期的天气,似乎特别宜于混乱。现在中国大地上出现的三个政权,互相打得不亦乐乎,而政权内部也是时时迸出动乱的火花,弄得好戏连台。

在晋国这边在继续发扬传统的乱子时,汉国的刘聪又制造了一件血案。

这哥们虽然做足了推辞秀,才当上皇帝,可穿上龙袍后,那个“立长立谪”的传统思想又老是作怪,觉得自己是庶出的,实在没有资格当这个皇帝,因此就怀疑他那个哥哥刘恭要对他不利,要抢班夺权。可这个疑怀了很长时间,却又找不到刘恭想抢班夺权的证据,无法公开透明地把他搞下去。他跟所有疑心重的人一样,一旦怀疑之后,越找不到证据,就越觉得对方在搞秘密活动,在搞阴谋诡计,就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环境越来越恐怖,就觉得这样的人如果再让他活下去,自己就没法活下去了。他终于忍不住了,明着没借口搞定你,那就来个暗中下毒手吧。

他派人拿着锄头连夜挖开刘恭房子的墙进入刘恭的卧室。这个刘恭也是睡得太死,人家从墙外挖进来,工程量虽然不大,但动静还是不小的,可老哥子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继续睡他的大觉。刺客进来之后,一刀就结果了他,顺利完成皇帝交给的任务。

刘聪干掉了刘恭之后,心情还没有放松几天,那个单太后就死翘翘了。按道理说,单太后不是他的老妈,能当这个太后,完全是因为她是老爸的大奶。可因为这个单太后硬是长得漂亮动人。刘聪也觉得老爸为什么这么有福气,讨到这么一个漂亮老婆。现在老爸死了,这么个漂亮的女人留在世上,也太浪费资源了吧?他就去找单太后,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乱伦的浪漫岁月。史书上说到这件事时,描述得很简短:“单氏姿色绝丽,聪烝焉”。你知道这个“烝”字吧,据说是专门为帅哥与长辈女性乱伦而造出来的。

后来,那个隋炀帝杨广乘他老爹病重时,多次代替老爸行使丈夫义务时,史书上也这样写“烝淫母后”。刘聪和单太后这么“烝”来“烝”去,觉得幸福得很,很想继续深入地“烝”下去。可单太后的那个儿子刘乂却一点不感到幸福,他觉得羞得要命,最后忍不住多次批评他的老妈,不要再把这个乱伦工作开展下去了。这个单太后既不是个无耻的人,又是个渴望幸福的寡妇,一边跟刘聪泡下去,一边又不断地被儿子叫停,过着羞并快乐的日子,最后羞的比重越来越多,人也就越来越憔悴,越憔悴身体就越来越差,最后一口气接不上来,死了。史书上说是“惭恚而死”。惭愧到让人丢掉性命的地步,可见这个惭愧的程度实在太高了。

单太后一死,他的那个皇太弟的儿子刘乂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再不用为这事羞下去了。可另一件更严重的事却又发生在他的身上。

刘聪对单太后比他老爸对单美女更有感情。这个老美女一死,他就觉得自己的生活空虚起来,就觉得心情郁闷起来。他知道单太后的死,是刘乂这个家伙不断施加道德压力的结果,因此对这个刘乂开始有看法,不像以前那么亲热了。虽然还没有把他废掉,但离这个程度也不远了。刘聪大老婆也就是那个呼延皇后看到这个情况,知道为儿子讨便宜的时机已经来临,就在一个黑暗的晚上对刘聪说:“儿子继承老爸的位子,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你继承了你老爸的这个位子,接下来应当是你儿子继承你的位子,跟刘乂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要来个皇太弟?你翻开历史教材,有过皇太弟这样的称号么?要是有,也只是晋国才有。可晋国算什么?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啊。你要是让皇太弟继承了,以后我们的儿子肯定都死光光。要是那时都死光光,你不如不生下这些儿子啊。堂堂一个皇帝,儿子是生来让人家杀的,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刘聪一听,在黑暗中哼了一声,说:“你说得不错。不过,这事得慢慢来。”

呼延氏看到自己的说辞已把刘聪打动了,知道离最后胜利只差那么一点点,马上又说:“现在咱的儿子一天天地长大,一天天地乖起来。皇太弟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他肯定会时时刻刻想着谋害咱们的儿子。你要是不赶快下决心,咱的儿子可就危险了。”

刘聪虽然不说话,但觉得这话很对头。

很多人都看到刘乂的危险已经来临。

刘乂的舅舅找到刘乂,流着泪对这个外甥说:“大家都已经看得出来了。老大已经有把位子传给他儿子刘粲的强烈愿望。偶看你最好在老大没有发作之前,主动辞去皇太弟的职务。你只有丢掉这个职务,你才有好日子过啊。”

对刘乂来说,这话很正确。

可刘乂却听不进去,说:“七月事件,老大本来是让偶当皇帝的,是偶主动发扬风格,一定要他当,他才当的。谁说哥哥传给弟弟的事是违法的?偶不相信老大会有别的想法。只是你们没事做,把很多事情越想越复杂。其实这事一点不复杂。”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觉得这事一点不复杂,后来的结局可想而知了。

晋汉两个敌对集团的高层虽然都在发生着流血事件,但双方的高层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晋国这边的大权掌握在司马越这个自私而没有水平的家伙手里,注意力全集中在对付内部的政敌上,不断地制造并扩大人民内部矛盾,对敢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进行无情打击,坚决报复,而对外敌却无计可施。汉国的大权却紧紧地握在刘聪手里,动乱平息之后,能迅速稳定局面,而且不影响那几个带兵的将领,能让他们继续打开局面,天天为大汉帝国版图的扩大英勇奋斗。石勒这时已经战果累累,即使在大瘟疫流行,战斗减员达到半数而且军粮短缺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攻占江夏。在休整一个多月之后,于永嘉五年二月,继续开展军事行动,连陷晋国的新蔡、许昌,斩了晋国的两个亲王。

司马越的日子越来越不景气。

这家伙继续奉行他的老政策,老觉得那个苟晞脑后有反骨,再加上那个河南尹潘滔、尚书刘望等几个善于做挑拨离间工作的家伙不断地在他耳边说苟晞不三不四的话,让他越来越想把老苟搞定。可现在的老苟不是愤青时的老苟,而是有枪有兵的老苟,并且又是个能打硬仗,以杀人为乐的老苟,要摆平这样的老苟容易么?几个人除了在嘴里和心里骂苟晞该死之外,却想不出如何让他该死的办法来。

苟晞是什么人?也知道司马越他们在认真研究搞定他的事,知道再不下手,自己可就遭殃了。这哥们对付老百姓虽然动不动就大刀阔斧,像李逵一样,排头砍去,活脱脱一个杀人狂,好像是个鲁莽系列中人,可在对司马越这帮人时,却很注意其合法性。他上书中央,要求交出潘滔,而且不是全部交出,只交出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那颗脑袋。然后打出公告:司马越是什么东西?是一个使国家大乱的反动分子。老子从现在开始高举打倒司马越集团的伟大旗帜。不打倒司马越,绝不收兵!向各州发出倒越倡议。

苟晞的倡议最先的拥护者就是司马炽。司马炽早就对司马越的独裁有很大的意见,而且连那个何伦现在也嚣张得很,仗着手中的枪杆子,仗着是司马越的死党,在首都城里为所欲为,不但连三公的财产都敢没收,就连长得好看点的公主他居然也要泡一下。你想想,做到这个分上,估计连司马衷也会愤怒起来。

司马炽看到苟晞公然高举倒越的旗帜,心里当然高兴,有了这么一个实力派大员出面,还怕什么司马越?他写信给苟晞,要求苟晞讨伐司马越,让苟晞的倒越运动合法化。

司马越听说司马炽和苟晞的使者往来频繁,就怀疑两人已经勾结上了,派巡逻队洛阳、成皋一带设卡盘查,没几天果然查到司马炽给苟晞的密诏。不用说,你就知道他一看到这个密诏的生气程度。他马上公布苟晞的罪状,任命从事中郎杨瑁为兖州刺史,让他跟徐州刺史裴盾一起共同完成搞定苟晞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司马越和苟晞这两个曾经最亲密的战友,就这样彻底摊牌。

不过,苟晞一点不把杨瑁和裴盾放在眼,而是派出骑兵部队,冲进首都,执行抓捕潘滔的任务。潘滔不知从哪个渠道得到情报,连夜摸黑逃跑,这才逃得性命。最后,抓捕行动小组只抓到司马越另外两个死党,一个是尚书刘曾,一个是侍中程延,处理结果是“斩之”。

司马越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只是发呆。这家伙虽然参加多次政变,是个资深的政变工作者,可也是个心理素质欠佳的人,以前虽然几次跟人家PK,也是事前大喊大叫,好像底气最足,可前方稍一失利,老哥子就跑得比谁都快。这一次看到苟晞发难,而且手下没一个是他的对手,时时刻刻担心苟晞的部队打过来,让他变成“屠伯”刀下鬼。这种心情在胸口连续闷了几天,整个肉体就吃不消了。他觉得自己这回真的活不下去了,就把王衍找来,把这辈子最后的话跟这个老帅哥讲一讲,要老帅哥去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当然,他未竟的事业到底是什么,连他也说不清楚。

不久,也就是这年的三月十九日,司马越在项县两腿一蹬,双眼一闭,走完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步,同时也走完了“八王”之乱的最后一步。至此,历史上著名的八王之乱,就在他们创造的乱世中彻底终结。

喜欢《说晋天下2》吗?喜欢昊天牧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国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