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白领职场 > 较量 > 第44章 我心爱G姑娘(2)

第44章 我心爱G姑娘(2)

小说: 较量      作者:左岸江安

“别说话太多,就在床上呆着,记住了。”老太太临走,不放心地叮嘱成璐。成璐乖巧地应道:“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好了。”

老太太离开了,成璐让张哲端坐到床边来。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抛弃了我妈,所以她对男人有成见,你别想多了。与我爸离婚后,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一直没有再婚,挺不容易的。我妈这人,人蛮好,就是长期压抑自己,性格有些古怪。

我患了这么重的病,她心里肯定不好受,所以脾气不太好,说话絮絮叨叨的,你别往心里去。”

谁家老人遇到这种事不难过呢?张哲端安慰成璐:“你想多了,我没有觉得伯母有什么地方不好的。”

成璐喝完药,一边织毛衣一边东一句西一句地与张哲端闲聊。突然,她停下手工,对张哲端说道:“喝了碗药,肚子憋得慌。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你带我出去在院子里走走。好些天没出过这房了,满屋、满身的药味,难受死了。”

张哲端按住成璐劝说道:“伯母不是叮嘱过你吗?在床上呆着别动。天气虽好,但毕竟是冬天,温度不高的,还有风,对身体不好。”

“哎呀,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婆婆妈妈的,这也做不得那也做不得,难道我就在床上等死不成?”死字从成璐嘴里轻飘飘地说出来,委实吓了张哲端一跳。

“呸呸呸,你怎么说话口无遮拦呀。”

“死和生一样,稀松平常的事,用不着大惊小怪的。”见张哲端惊吓的样子,成璐乐了,“瞧你这怂样,还男人呢。”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成璐平平安安,别听她说瞎话。”张哲端双手合十于胸前,做起求神拜佛的模样。

成璐掩嘴直笑。

“好了,别装模作样了。床下有个皮箱,里面有件大衣,你帮我取出来。”见张哲端不动,成璐拍了他一掌,指了指床下命令道,“听到没?把大衣给我取出来。恁好的天,不出去晒太阳,多可惜呀!”

“晒太阳事小,身体要紧。听你妈的话,还是别去了,万一感冒就麻烦了。”

“听你妈的话,你怎么骂人啦?”成璐面露不快。

“没有呀,不是……”张哲端猛然醒悟,慌忙改口,“不是,是咱妈!”

成璐妩媚地笑了。“这还差不多。”

“听咱妈的话,别去了,啊?”张哲端勾下腰取大衣的同时,继续劝成璐。

“不是还穿了大衣吗?我就不信,晒个太阳就感冒了!”成璐推开张哲端,从枕头下摸出一个化妆包,对着小圆镜化起妆来,然后抓了张哲端递过来的大衣穿上,欲下床时犹豫了。“箱子里还有条毛裤,你递给我,在门口等着!”

少顷,成璐穿戴整齐出门来。张哲端上前搀扶,手被成璐打掉了。

“本小姐不至于病得路都走不动吧。”

成璐诡秘一笑,甩开双手,飘飘然下楼了。张哲端紧跟在后面,心提得老高老高。

天气真好!太阳真好!

淡红的蛋黄饼将它的温暖洒满人间,满世界暖意融融的。清风徐来,叶舞草笑。身穿蓝色竖条纹服的病人三三两两走出住院部病房,来到大楼前的小花园,迎接这冬日难得的艳阳天。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成璐张开双臂,仰头眺望,做了个展翅欲飞的姿势,突然撇下张哲端,翩翩飞入草坪。“要是天天都是艳阳天,该有多好!一直盼这样的天气,你一来,太阳就跟着来了。

张哲端,你是我的阳光使者,嘻嘻嘻,哈哈哈——”

“慢点,别跑!”

张哲端紧张地追在成璐后面,生怕有半点闪失。成璐左飞右转,躲闪着张哲端老鹰似的追捕。她清脆而爽朗地大笑,惹来众多羡慕的目光。跑累了,跑不动了,张哲端抓了个正着。她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俘虏,有气无力地依靠在他肩上,幸福地喘着粗气。

“活着真好!有你在身边真好!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好想好想你的,特别是这个月,想得都快疯了,你要再不来就没机会了。你不知道,老天爷留给我的时间不长了。在死之前再见你一面,我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可是,我又怕你打电话来,怕你看到我这个丑陋的样子。

我打开手机怕你打电话来,关了手机呢,又怕你找不到我你担心。唉,女人呀女人,你说说我是不是很傻?”

成璐泪眼汪汪地笑望着张哲端。

张哲端心揪成了麻花,那个难受呀。他强装笑脸,安慰成璐:“你不是好好的吗?说什么傻话,我不准你乱说。其实,你想我了,就应该给我打电话的。你想想,你关了机我找不到你,你着急我也着急,你说是不是?”

“唉,仔细想想,也是呀。”成璐抬头望了张哲端一眼,蹭了蹭他的肩说,“不过,现在没事了,你总算还是来了。”

被成璐这样依靠着,张哲端心里舒坦、踏实。“成璐,你这两年性格变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敢说敢为、快言快语。自打我们分手,你就变了,变得束手束脚、瞻前顾后了,我有时候甚至怀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你真是个大傻帽!对女人一点研究都没有,书呆子一个!难道我要求着你说,张哲端,我爱死你,求你也恩赐点爱给我?”

张哲端不好意思地傻笑。

成璐手指叩了下他的额头,娇嗔地骂道:“傻帽,你真是个大傻帽!女人敢说敢为,那都是表面现象,其实内心是很脆弱的,知不知道?你向我求爱,其实我心里已经答应你了,就是嘴上不说,我希望你求我再求我,我就举双手投降。你这个榆木脑袋,你就不多想想,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会天天跟你泡在一起?笨蛋!真是笨极了!我嘴上一矜持,你就偃旗息鼓了,我好恨你,你就不能再求一次?哪怕一次?”

原来是这样呀!张哲端摸摸后脑勺,羞愧地说:“那我现在就求你,嫁给我吧,我爱你!亲爱的成璐。我愿一生一世为你好!”

成璐被逗笑了。“去,少来这套,过时不候,没戏了。”

见张哲端当真的样子,成璐接着说:“其实,话说回来,我也没有当真怨你。我清楚我这个病,是医不好的。你说得没错,得了这个病后,我的确变得更脆弱了,做什么事都优柔寡断的。我想你,爱你,甚至恨你,但我又不想让你的工作和生活因为我而受到影响。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求一百遍一千遍,我都不会答应你的。我心里也很难过呀,谁不愿意与相爱的人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

成璐气喘吁吁,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了。

“别说了,休息会儿吧。”张哲端找了个空条椅坐下来,并示意成璐坐在他腿上。“椅子凉,坐这儿吧。”成璐拒绝了,她将大衣卷起垫在条椅上靠着张哲端坐下来。

“我妈很恨你的。要是她知道就是你让我染上病的,非跟你拼命不可。的确,我当时也恨你,但是恨过之后我就不恨你了,因为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知道你是被人冤枉的。如果不是因为性病,我不会去医院检查。如果我不作检查,我根本不知道会得这种病。你不知道,当医生告诉我是子宫癌时,我当时就绝望了。我离开西川大学,不完全是因为你,我想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悄悄死去。”

张哲端紧紧地搂住成璐,腾出右手帮她擦拭眼泪,结果越擦泪水越多,最后把自己也弄得眼泪涟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

“我听说你被西川大学留校察看,就四处找寻你。当见你奄奄一息在出租屋里等死的样子,我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冲动,我不能这样死去。我要看着你站起来,看着你开开心心地工作、生活。这样,即便最后死了也没什么牵挂了。我求人送你去医院后,跟着在那里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你知道,一个女人,没有了子宫,意味着什么?我还是女人吗?得知你健健康康地离开医院,我摸着瘪瘪的下腹伤心欲绝,我知道我和你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你应聘去了东川山田,我兴奋得不得了。为了能与你在一起,我积极配合医生进行化疗。癌细胞减少得非常迅猛,我康愈得很快。

你回西川来看过我几次,你看得出我是个癌症患者吗?是不是看不出来?上个月工作太忙,我疏于去医院化疗。突然有一天,下身流血不止,去到医院一检查,癌症晚期,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了,我就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成璐抬起头,含泪望着张哲端,抚摸着他的下颌。

“不过没关系,我终于见到你了,死也无憾了。”成璐脸舒展开来,两道泪痕像两条树叶飘着。张哲端生气了,压低声音吼道:“你说什么呢,谁说你的时间不多了?谁说你的病治不好了?我就是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要把你医好,你放心!”

成璐幸福地挽着张哲端的手臂,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这辈子没有白爱你一场。”

张哲端挣脱成璐的手,起身从内衣口袋里掏出戒指匣子,突然单腿跪地,取出戒指,双手举着,递到成璐眼前,恳求道:“亲爱的,嫁给我吧。”

阳光下,金色的戒指熠熠生辉,仿佛魔戒一般,发出的光芒映得天地更加明亮了。成璐大张着嘴,眼睛睁得圆圆的,发直、发亮、发光。“天啦,好靓的戒指哟,是给我的吗?”她望了一眼张哲端,见他点头,遂伸出手,在空中逗留了片刻,接过戒指,举与眼平,在阳光下仔细端详。

“太美了,太迷人了。”

喜欢《较量》吗?喜欢左岸江安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国乐彩